菠萝蜜blm小视频

队伍过了大河不久,道路愈发难行,两旁皆是山峦峭壁,堪比八达岭那段路,常宇心下有些担忧,若此地有贼人埋伏,恐不妙。

但又想此地距离八达岭并不远,有贼人几率不大,何况前方有锦衣卫的探子探路,理应不会出乱子。

道路难行,三十里路耗时不短,估摸此时越凌晨两三点十分,常宇左右看了一眼,士兵疲惫之色甚浓,又四下张望一番,依旧是黑漆漆的山道。

“有谁可知前方何地?”常宇张口问道。

不多时一个锦衣卫校尉跑来:“禀常公公,前方不远处便是土木镇”

“哦,前方有镇子可歇脚,那最好不过”常宇心下大喜,忽的一怔,“土木镇!可是土木堡所在?”

“回公公正是土木堡,那儿尚有驿站,咱们可留此歇息?”锦衣校尉问道。

原来大名鼎鼎的土木堡便在此地,常宇一脸恍悟,土木堡不只是驿站更是一座军用堡垒,在长城内里。

一个小小堡垒之所以如此闻名便因土木堡之变乃大明英宗蒙难之地,也是权监王振这个大祸害一手所为,死伤明军十余万,文臣武将以英国公张辅为首殉国五十二人,这一战不光是大明的耻辱,也瞬间把家底掏空,搞的元气大伤,余年未恢复过来。

“过驿站到前边镇子上休整”常宇断然下令,让身边人有些不解,为何要多跑几里地错过驿站到没有遮风之地的镇子上休整。

“图个彩头”也许是看出诸人的疑惑,常宇淡淡一句,便让他们恍悟,忍不住的哦了一声,原来这位常公公这么讲究啊,毕竟土木堡这个地方的那段历史在大明无人不知晓。

常宇不信鬼神自然也不会那么多讲究,之所以拒绝在土木堡驿站歇息除了因为那个历史事件让他感觉心头压抑,其次这个点进驿站各种折腾浪费时间。

清纯短发大眼美女雨中写真

土木堡向西数里便是一镇子,名土木镇。

此时天已凌晨,未见明色,为了不扰民,常宇下令队伍在镇外一处山坳避风处休整。

从昌平至此一路马不停蹄,披星戴月早已人疲马乏,接到休整命令后,士兵们纷纷下马,伸展筋骨,照料坐骑。

罗塘等家丁也开始砍柴生火烧水煮粥,一番繁忙景象。

常宇下马撒了泡尿,巡察一番后竟然发现一个天大的漏洞,竟然无人当值!

偌大的队伍,一千五百余人说休整,竟然部下马窝在避风处烤火取暖小憩,无人当值,无人巡察,这特么的心是有多大,难道因为此地距离土木堡近就如此大意?

这可是押饷银的车队呀!

常宇大怒,立时便想抓个责任人过来喝骂。

却突然意识到不知道该抓谁过来呵斥,这支人马吴孟明明面指挥,幕后他是老大,但很显然吴孟明和他一样也当了甩手掌柜,具体事宜责任没有严格分派到位。

“范家千率百人外围巡视,设明暗哨,有生人靠近百米警告,五十米内格杀勿论!”常宇最终选择自己扛这个责任。

范家千立刻领命而去布置人手,太监军们其实还算尽职,即便生火小憩也是围着银车周边,并未和锦衣卫,府军卫以及腾骧卫等簇拥一块,毕竟他们有交际障碍,不喜生人。

虽然如此,常宇内心还是一丝怒气,太监军没出过门,对行军打仗更无经验,如此大意也就算了,可锦衣卫常年在外跑,府军卫腾骧卫本就是干着保安的活,而且还曾出京剿过贼,神经还如此粗条那就说不过去了,当这还是在京城内呢,不成想皇帝亲卫都沦落这地步,真让人心寒,倘若此时遇道贼袭后果不堪设想。

越想越气,常宇决定找程明,唐破天训斥一番点个醒,只是当他看见火堆旁边,唐破天几人耸搭的脑袋一脸疲惫睡相的时候,心下一软,回头再训他们几个。

预定天亮出发,也就是说可以休整两三个小时,常宇又巡视一番后确认范家千已经布置人手到位后这才决定上车休息好生睡一觉。

上车之前瞥了一眼旁边吴孟明的车子,这货从居庸关出来后就没露过脸,果真是会享受怕遭罪的主。

车上有暖炉被褥,不闻窗外风声,偶有马嘶并不影响睡眠。

常宇一觉睡的香甜,迷糊中听到有敲击声,揉了眼睛,却见春祥探头,老大天亮了。

天真的亮了,只是天气异常糟糕,阴沉欲雨,西北风呼啸而来,飞沙走砾,让人忍不住抱膀缩头。

用过早饭队伍开始启程,常宇下令队伍加速务必要天黑之前赶到宣化,这其中路程一百余里地若是加急还是有望天黑到达,不然今晚又要在外过夜了。

过了土木镇向便是怀来县城,只是此时怀来县已非后世怀来县,五九年修水库的时候千年古城怀来县沉没于水,现在的怀来县只是西迁二十里在沙城镇上新建的。

过了怀来县,道路变得平坦,车队速度明显加快不少,只是风沙也越来越大,常宇几次想下车和士兵同甘苦终是被这风沙击败,不得已窝在车内,倒是那吴孟明仍然不见其他身影,好似睡死车中一样。

“老大,刚打听了下,前边不远就要进入山区,到那风就会小了些”蒋在车窗外和常宇唠着嗑。

进了山区那就说明路走了一半了,此时天近晌午,如果山路不是他爱难行的话,理应在天黑前赶到宣府。

“传令下去,到了山口就地生火做饭,休整三刻立时出发不得延误”。

山连山,岭连岭,入眼处苍山莽莽,尽是枯树落叶。

山口,队伍休整,常宇下车上马带着几个心腹走出队伍前行百余米,查看一番山路,此地距离宣府不过五十余里地,但尽是莽莽大山,道路崎岖坎坷,行车走马均受牵绊,想天黑之前赶到,怕是不容易。

“这山上野味定然不少,要不咱们去打些过来给常哥改善一下伙食”李铁柱环顾四周笑呵呵的说道

不过立刻就迎来几双白眼,尴尬的揉着鼻子不说话了。

“此山可有名?”常宇望着西南方向那座山头问道。

“鸡鸣山”春山随口说道,

常宇一怔,他靠着前世记忆知道此地到宣化所经是山区,但具体哪座山名还真不知道,不成想春祥随口而出让他惊讶不已。

眉头一皱:“你怎会知晓?”

春祥嘿嘿一笑:“问了锦衣卫的探子,他们轮班倒,喏,那几个就是”说着指着不远处一火堆前正在喝粥的几个锦衣卫。

常宇若有所思,驱马回队,经过几个锦衣卫探子身边下马问道:“估摸着你们的人最远到哪了?”

“回常公公,我们十里一桩,估摸最远的已经到了宣府附近”。锦衣卫探子赶忙起身恭敬回答。

常宇哦了一声,略一沉思又问道:“前边可曾有疑?”

探子侧头想了一下:“并未发现疑点,而且我们和宣府的夜不收也曾照过面,不曾听闻这道上有问题”。

所谓夜不收就是这个时代的侦察兵,他们归属不同的军事级别单位,分别是卫,营,堡,墩,其中归属营下的夜不收比较特殊,不像其他三个是固定在某地域范围内侦查,他们会随着其营驻扎位置变化而变化,侦查范围更广,但性质都是一样的,属于真正在刀刃上行走风险最高的兵种,也就因为这种高风险所逼,夜不收队伍中不乏各种高手。

很显然锦衣卫的探子接触的夜不收极有可能是属于宣府驻地的,当然也不排除是民间夜不收,他们受雇于明军类似后世的线人。

而且此地虽山林茂密,但属于关内,只需常规巡察,正规夜不收一般都派往关外最前线,所以锦衣卫遇到的夜不收极有可能只是民间线人。

“山中村落多么?”常宇再问。

“很少,二十里内不超过三个,而且俱在山中,路旁未见村落”探子回道。

常宇眉头一挑,山高林密,又地处西北若说山中无恶客,他有些不信,但又想着毕竟前方五十里外便是宣府大军所在,后边又有土木堡理应没啥问题,

可是总有觉得哪里不对,难道说自己电影看多了,容易胡思乱想。

但不管如何,小心总是没错的,于是侧身对春祥等人道:“一会启程,传令各部,都打起精神来,莫出了乱子”